上海治疗面瘫的医院-上海治疗三叉神经痛的医院哪家好-上海面神经炎医院哪里好【上海复大医院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知识 >

赏花何必远行“打卡”,宅家也能不负春光

作者:采集插件 更新时间:2020-03-26 12:00

2020年开局尽管一场新冠肺炎疫情令人郁闷,但一切美好还是包裹着希望随着春天按时抵达。“春分麦起身,一刻值千金”。此时祖国大江南北,莺飞草长,杨柳青青,小麦拔节,油菜花香,桃红李白迎春黄。

三月春风起,最是赏花时。春天是一个诗意的季节,你可以慢下脚步,聆听万物生长的节奏、欣赏百花盛开的美景。春天也是大自然盛情的邀请,每一片芽叶里都藏着一份新生的喜悦,每一朵花里都蕴含着生命的正能量,花色大好不可辜负,更不可敷衍。虽然疫情让我们不能远行赏花或去网红花海“打卡”,也许云赏花、小区游、口罩秀、街心公园踏青……这些在家门口的春游,会让你感叹:众里寻她千百度,她却开在楼门不远处。

没有一个冬天不能过去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,不要再用过冬的心态,活在春天里。历史会记住这个春天,愿多年以后,我们再回忆起这个戴着口罩的特别春日,可以笃定、自豪且无憾地说:我与春天共同生长过!

冲下楼,去小区“植物园”赏春

■ 胡杨 文/摄

没有一个冬天不能过去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。2020年的春天随着湖北的解封和全国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如约而至了。

这些天每到中午12点我都是冲下楼去,去我的小区“植物园”赏春。心情就像歌手白雪唱的那首歌:“久别的人谁不盼重逢,重逢就怕日匆匆。

小区里的玉兰花开了,本来它的花期就短,春天又多风,真怕错过它们最美的容颜。那天站在玉兰树下,看湛蓝天空下凌波仙子们兀自绽放,随风摇摆,那一刻我与一树的玉兰花“共振”了。

即使在疫情严峻的早春,我也没有忘记跟随春天的脚步,渐次感受万物的生长。我的春天,是被院里的那棵腊梅唤醒的。翻看今年的朋友圈,第一次拍腊梅是1月18日,那时它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,只冒出几个黄豆豆;1月31日我拍了盛开的第一朵腊梅花;随后,小树上渐渐地像星星点灯般缀满了黄色的小花朵,它们玻璃般透明,蜡质让她们显得厚实而饱满,香飘七里。

3月2日,我拍了照片,向同事简发出邀请:“花都开好了,快来看腊梅吧。”她立刻回复道:“一个多月没出门了,人快发霉了。赏梅,怕只能等来年了。”去年,当我跟杭州长大、小时候家里都会插腊梅的简说起我家门前的腊梅时,她不信。“北京怎么会有腊梅?”当时就约好,来年春天来我家赏梅。没想,疫情让她又要等到明年了。

屈指算来,腊梅花陪了我整整2个月了。我眼见着它从无到有,从透明、厚实、蜡质优良,香味浓厚,到渐渐变得薄如蝉翼,失去水分,脸上长“斑”。3月18日拍下的腊梅花,果真已像迟暮的女子……但是,2020年最严酷的春天,它们最好的时候,我在;它们最香的时刻,我嗅。

如果腊梅花是春天这部大剧的启幕使者,那么到了三月,尤其是春分前后,眼前的世界“唰”地就被刷上了五颜六色。玉兰花刷的是白色、紫红色,迎春花、连翘花刷的是黄色,桃花刷的是粉色,海棠刷的是红色……

那天6点多下班到什刹海地铁站附近,抬头遇见两棵玉兰树比邻而站,怒放的花朵惊艳了我的视线。它们一棵是紫红的,一棵是素白的,像“红玫瑰与白玫瑰”……

春风不解意,三月桃花寄。那天中午我跑步时又被一片粉红拽住,痴痴地在山桃花树下猛拍,脑海里突然就“对接”了那年在不丹旅游时,夕阳把扎西却宗长长蜿蜒的路装点成“金光大道”,9米多高的红墙外是一棵棵桃花树……于是立刻找出不丹一路上听的歌,是李健的《风花树》。“孤独的花睁开流泪的眼,祈求时间不要去改变,它不知道有一种脆弱叫思念。沉默的树盛开在天蓝,逝去生命年华的灿烂,它不知道有一种脆弱叫永远……”

有一种脆弱叫思念,有一种脆弱叫永远。那天看到老妹拍的油菜花田,我立刻说:“你去胡庄了!”老妹大吃一惊道:“这你也看得出来?”我说:“去年我回老家的时候,跟老妈去胡庄那边拔野菜;前年春天,我骑着共享单车去了胡庄那边,看满河堤的油菜花开……”

每年早春时节,当北京还没有花开,老家的花就先行邀约了。这时我会回家探亲,陪爸爸妈妈过春天,这是我每年的固定项目。等从老家返京,北京进入花期,贪婪地我就这样过了双倍的春天。

今年因为疫情影响,我与老家的春天只能失之交臂。还好有老妹,跟我一样爱拍照,和我分享着老家的春天。3月20日春分。武汉女友作家艾小羊发了一张桃花树照片。她写道:“这个角度的桃花,每一朵都镶了金边,大自然果然是最好的药。”

是的,春天是属于治愈系的,没有什么哀伤是春天治愈不了的。怒放的花儿告诉我们:既然活着就要努力向上,以美好示人;万物生长告诉我们:生命的真相就是一个瞬间接着一个瞬间。珍视自己,一天一天,一瞬间一瞬间,都认真地过好,你的人生即刻就会呈现灿烂的景象。

“方春和时,草木群生之物皆有以自乐”,《汉书·文帝纪》里这句话意思是说,春分时,草木与万物都自得其乐。是的,春天里,每一片芽叶里都藏着一份新生的喜悦,每一朵花里都蕴含着生命的正能量,我们要做的就是,调整自己的频率,融入春天的奏鸣曲,与天同乐,与万物一起生长。不要再用过冬的心态,活在春天里。

行走阡陌间,寻找一千个细小的春天

■ 邓伟琼

三月春风起,最是赏花时。如果选择在三月出行,多半是为了邂逅那些花儿,毕竟没去赏花的春天是不完整的。但是今年春天因为疫情注定不能远行,我就去田间地头寻找春天。

诗人海桑写道:“春天不是一个,是一千个,哗啦啦滚了满地,捡都捡不过来。那就告诉我你的名字吧,你五颜六色的名字,如果我一个个喊你,我的嘴唇就变成彩色。”

这几日,每天从医院下班后我都唱着“大王叫我来巡山”,去小镇茶盐古道“云梯街”的尽头,那个叫独门嘴的地方,踏青寻春。

我的目的地是农人们的田间地头。那里桃花红、李花白,充满春色诱惑的大自然,俘获了我的眼、我的心。清晨太阳出来后,一山坡的萝卜花最招人喜欢,风来了,它们铃铛一样的笑脸随风摇摆。这些日子,我看着金灿灿的油菜花,渐渐变成了饱胀的果荚。紫盈盈的萝卜花这边谢了、那边还梦幻般地存在着。

星期天的中午,我坐在田间松松的草地上看书,有簇新簇新的太阳照着,整条光谱灿烂地喊我:躺下,躺下,睡一个童话式的午睡,拥抱一种柔和、广阔而又奢侈的安全感。

那一刻,如描似画的春撩拨得我耳朵痒痒,心里痒痒,思绪痒痒,一丝丝一缕缕向外牵扯,又向外延伸。于是我看是奔跑,飞升,却突然与翠松那深深浅浅的绿撞了个满怀。

傍晚时分,有长着长长尾翎的鸟儿极快地从我眼前掠过。我驻足聆听,有许多种鸟儿的叫声,唧唧、啾啾、喳喳、鵴鵴、咕咕,还有拉长尾音的布谷声。

这几天正是春耕时节,农人最忙碌的时候。看到88岁的老婆婆在拨弄着土地,我好奇地问,原来她在种花生。于是我边向婆婆讨教边拿过锄头,学着婆婆的样,挖出一个个坑,然后每个坑里丢进三粒或四粒花生……

离开婆婆没多远,又看到一个种玉米苗的大姐,一问一答中,我知道玉米要先育苗再移栽,过1周左右来浇水施肥。每一种作物都有它自己的种植方式和生长节奏。

前几天,我曾去江边喝了一个混合着青草和豌豆花的下午茶。面对着温柔的水波,有习习凉风,有嫩芽探头,有花儿陪伴……那一刻,我感觉春节以来自己内心里的紧张、悲伤和压抑一下子被治愈了。